16 November 2008

Bloody Nightmare

究竟問題在那裡呢? 我已經持續第四晚失眠了
自從早睡早起後其實已很少有不能成眠的情況, 實在不習慣
但這幾晚躺在床上望著天花眼光光, 偶爾入睡轉瞬間又惡夢驚醒
夢境內容不是我自小開始重覆的那堆一系列惡夢, 竟然全都異常噁心
連我這個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覺得難受, 那該是十分之嚴重的
我開始在記憶內搜尋自己究竟有沒有朋友對解夢有研究的呢?
老實說非常困擾, 搞什麼無緣無故天晚晚做著如此血腥變態的夢?
睡夢中中老是見到不同的人 ( 包括自己 ) 頭破血流四肢不全血花飛濺
是有顏色的, 清晰地見到噴泉一樣鮮紅的血一頭臉一牆一地都是
完全莫名其妙, 有人可以告訴我原因嗎? 我滿腦子都是問號
晚上與友人去了喝一杯, 談及這個話題, 出現了以下對話:

友: " 我都很想做這樣的夢呀, 好像很刺激! "
我: " 你似乎忘了自己次次看驚慄片都瘋狂尖叫的... "
友: " 看戲跟做夢不一樣喇, 夢是假的呀! "
我: " ...難度戲又會是真的嗎? "
友: " 那你在夢中有驚呼嗎? "
我: " 感覺上叫不出聲的 "
友: " 那就發洩不到呀, 怪不得你覺得困擾啦 "
我: " 你究竟在說什麼... 你覺得我困擾的是能否放聲尖叫嗎... "
友: " 其實你會不會是得罪了人呀? "
我: " 救命... 關什麼事呀... 我又不是中了降頭... 你的想像力還真驚人 "
友: " 那你打算怎麼辦? "
我: " 索性不睡 "
友: " 你說真的嗎? "
我: " ........當然是假的吧 "
友: " 不如先喝一杯 Bloody Mary 以毒攻毒吧!!! "
我: " ......... "

為免這極其無聊的對話延續下去, 我決定轉話題
好奇的她已經過度興奮語無倫次了, 令我啼笑皆非, 不過又輕鬆了不少的
回家前去了喝愛心雪耳冰糖水, 說是對失眠有幫助的, 是真的嗎?
希望今晚可以安然入睡別再做夢, 快神經衰弱了...

4 comments:

神仔* said...

段對話笑死我xdd一山還有一山高xd
有時連續惡夢有可能係壓力導致 輕鬆一下吧=]
同埋保持心境開朗la 唸太多負面野始終可能有影響=]

麥斯 said...

有冇我份o家?~
有的話下次封番封利是俾我好播XDDDD

* jan said...

你地當中的確有兩個人有份 >_<

麥斯 said...

甘講得就一定冇我la
好彩好彩~XDDDD

Some Comments

Some Other Posts